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春晖1982

《春晖1982》 - 春晖智慧助老员招聘骗局

南宁市高三班的凌老师,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早已年过半百,虽桃李满天下,然而自己的女儿却未能考上大学。高考前夕,凌老师和他的学生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这时,凌老师的爱人不幸下肢瘫痪,繁重的教学任务和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凌老师如瘠牛负重,他的女儿凌燕只得退出补习班,为父分担家务。刚从壮乡转来的新生覃健,发现了凌老师家的困难,主动牺牲自己的学习时间,帮助凌燕补习功课。本来对覃健就怀有妒意的钟晓星,误认为覃健常去凌家是凌老师为他单开小灶;陆霞又从中拨弄是非,使一部分同学对覃健产生了不满。覃健的好友黎明了解内情,他想出面解释,却被覃健制止了。因为,正直的凌老师是不允许学生为他的女儿做出牺牲的,一旦真情披露,凌燕就会失去补课的机会,所以,覃健忍受着委屈,继续为凌燕补课。可是,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覃健的成绩明显地下降了,凌老师为此深感不安,覃健的家长对儿子也产生的误解。凌燕得知覃健的成绩下降,更是痛悔不已,谢绝覃健再为自己补课。但是,覃健仍不移其志,他认为:人如果只为自己,那就无异于动物了。当钟晓星奉母之命前来凌老师家馈赠补品时,终于知道了真情,她为覃健舍已为人的精神所感动,改变了对人生的看法。此后,她不顾母亲的阻挠,暗地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帮助覃健提高学习成绩,凌燕也奋发刻苦学习。凌老师更是穷且益坚,不堕青云之志,以惊人的毅力,出色地完成了教学任务,又把一批心爱的学生送入了高等院校和其他工作岗位。

热播剧情片

  • 超清
  • 超清
  • HD
  • HD
  • HD
  • HD
  • BD中字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BD中字

热门推荐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意思是: 谁说做儿子的这颗象小草一样稚弱的心, 能报答得了母亲像春天阳光一样的慈爱呢? 其中,“寸草”,指小草,象征子女;“春晖”指春天的阳光,象征母亲的慈爱。比喻父命的恩情深重,难以报答。 成语“寸草春晖”就是从这首诗中简缩而来的。



陈振汉的人物生平

陈振汉先生是浙江省诸暨县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史学家,教育家;生前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全国第一批中国经济史专业博士生导师。 陈振汉先生从1919年到1929年先后在诸暨、上虞、杭州上小学和中学。令他最难忘怀的是在上虞白马湖边的春晖中学度过的几年时光。那时五四运动的新潮刚刚波及这个南方小城,别看春晖中学只是一所中学,却荟萃了当时许多国内知名的一流学者和教育家,如夏丏尊、丰子恺、朱自清、朱光潜等。1928年秋,他以文科第一的成绩考入杭州高等中学,即知名的杭高。1929年,他又考入南开大学预科。17岁的少年又浸染在南开特有的严谨、开放、活跃的学校氛围中。预科两年毕业后直接升入由著名经济学家何廉、方显廷教授组织建立的南开大学经济学院。1935年,陈振汉先生大学毕业。同年考取了清华大学公费留美学习经济史。1936年秋赴美国,进入哈佛大学文理研究生院经济系学习。这一年正值哈佛大学隆重纪念建校三百周年。北京大学由胡适代表参加。陈振汉先生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哲学博士学位。哈佛大学是美国最古老、声誉最隆的高等学府,这里荟萃着世界最著名的专家教授。在经济系就有例如J.A.熊彼得、Alvin 汉森、A.P.阿希尔、G.von哈伯勒等著名教授。尤其令陈振汉先生感到有吸引力的是,哈佛大学是世界上第一个设置经济史专职教授的大学。经济史学家阿希尔教授是他的博士论文导师。哈佛大学学风浓郁,在经济学方面主张经济理论、经济史和统计学并重,这种学术取向以及熊彼得的渊博学识都对陈振汉先生有很大的影响。他毕生执着的经济学研究理念,就是要在经济史研究中体现出经济学家的理论水平和理论抽象能力,反对为搜求繁琐史实而治史;他认为经济史研究应该注重历史统计资料的科学分析,主张经济史的理论论证都应该有统计的根基。1939年11月,陈振汉先生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美国棉纺织工业的区位:1880-1910》,其中《美国棉纺织业成本和生产率和的地区差异,1880-1910》部分,发表于美国最早和学术地位很高的刊物《经济学季刊》(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Aug.1941)。陈振汉先生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后,1940年4月从美国取道香港、越南返回战火连天的祖国。应何廉、方显廷先生之约同年6月来到当时已迁陪都重庆的母校南开经济研究所工作,1942年同时又兼任中央大学教授。抗战胜利后,1946年中央大学迁回南京,陈振汉先生则北上任北京大学教授,直到现在。1947-1948年,陈振汉先生兼任燕京大学、南开大学教授,和南京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从1941年到1948年,陈振汉先生在一些国内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不少论文,就战时经济建设、经济政策、财政问题、计划制度、区位理论等发表自己的见解。陈振汉先生还在北京大学讲授“比较经济制度”课程,介绍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1948年底,北平解放的前夜。在去留的大局上,陈振汉先生同北大法学院院长周炳琳和一些进步教授相约坚留北平。北平解放后,陈先生出任北大法学院中国经济史研究室主任,开始选编《清实录》、《东华录》经济史资料。1950年9月至1951年8月任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委员,参加具体翻译工作。1951年9月至1952年8月,陈振汉先生去广西参加土改。1952年院系调整,1952-53年,任北京大学经济系代理主任。1953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曾任民盟北京大学支部副主任委员。1955年任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编辑委员会委员、经济研究所兼职研究员。1955年秋,北大经济系以明清经济史为研究方向招收3名研究生,陈振汉先生任导师。在此期间,陈振汉先生倾注心力协助整理《清实录》资料,取得了初步的成果,并于 1955年在《经济研究》上发表重要论文《明末清初(1620-1720年)中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地租和土地集中》,在国内外学术界引起较大反响,认为是一篇有很高学术价值的文章。1957年5、6月间,在响应党的号召“大鸣大放”中,陈振汉先生几次邀集知名经济学教授徐毓旃、罗志如、巫宝三、宁嘉风、谷春帆的经济学教授,座谈经济学的现状及今后发展方向问题,座谈的结果,写成《我们对于当前经济科学工作的一些意见》一文。《意见书》就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问题、经济建设工作必须遵循客观经济规律、如何对待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问题、以及改革我国政治经济学课程问题等提出了建议。今天我们重读这份带有独特意义的历史文献,不能不对陈振汉先生和其他几位教授的深刻见解和勇气表示敬意。从整体来说,这份《意见书》对我国经济科学发展状况所作的分析是客观的,中肯的,其观点的科学意义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仍然是站得住脚的,而且对今天的经济科学研究工作都还存在着重要的启发意义。1957年的《意见书》改变了陈振汉先生的命运。为这几千言的建言,他付出了非常沉重的生命代价。他被划为资产阶级极“右”分子,降职降薪,强迫劳动,被剥夺了著作和讲课的权利,“文革”中又到江西南昌县鲤鱼洲农场劳动改造。直到1979年,陈振汉先生经过改正政策才被摘掉“右派”分子帽子,重新回到教学与科研岗位。在陈先生22年的“右派”逆境中,陈振汉先生的妻子,中央财经大学崔书香教授,开朗坦荡,忠诚坚毅。在恢复工作之后,陈振汉先生尽管已近古稀之年,但还是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开始了他钟爱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他招收了中国经济史、外国经济史两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开设了经济史学概论、经济史名著选读、中外经济史专题等课程。1981-82年,陈振汉先生应聘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柏林自由大学东亚研究所任客座教授,讲授中国近代经济史。1982年回国。同年被授予全国第一批中国经济史专业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招收博士生。他继续明清经济史的研究和史料整理工作,1989年,他和几位同事整理的《清实录经济史资料》第一辑《农业编》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在《北京大学学报》(1985年第六期)上发表长篇论文《<清实录>的经济史料价值》,对这部卷帙浩繁的清代史资料进行介绍和整体评价。1999年,他的《社会经济史学论文集》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这部论文集所收录的论文,最早的一篇写于1933年,最近的一篇《经济增长与社会史研究》写于1998年,期间跨度达65年。2003年,他又将80年代的讲稿《经济史学概论》进行整理,2005年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步履集》,这是陈振汉先生最后一部著作,其中收录了他的《经济史学概论讲义初稿》。2005年,抱病参加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主办的《清实录》研讨会,这是陈振汉先生最后一次与学术界同仁的会面。